也许边际就是这样消失的。晨霭中,小女儿的马尾辫扬一圈跨越细雨的门扉,她镶光的软轮廓,消失方式像一出蒸馏过的水幕剧。

后设派甜瓜的香,咬一口我肩胛圆角敏感带,惘惘的身体就灌满风了。龙眼蜜蛋糕早点,吃不完部分,喂食心爱诗集小猫。酸疼更剧。我想必须带着我的神经性琴弓身体转移阵地,必须偎着落地玻璃窗的枕褥,必须相依为命。

可是玻璃窗,从来不足以区隔什么,愈干净,愈透明,反而愈暧昧。

(尤其还淌着滴泪状小雨。)

也许边界就是这样消失的。(也许从不存在谁知道呢。)无论如何软床上我终于干爽得像稻禾,像烙饼可以翻面。晨梦交接的暗甬,感觉时空双透明缚线,释出米色蜉蝣。悬浮。边境扩张。涨溢。但比猫步更轻透。水管借一点雨水末梢的单音,就能自体拨奏,类似舒伯特的,鳟鱼。

我将短眠,并且记得。某日AM9:45,后露台的绵雨飘洒在我的童年。

 

绵雨洒进童年插图


分享到:
1.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会员分享或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会员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; 2.本站支持正版,本资源版权归版权方所有,观看或阅读请到相应机构购买正版资源; 3.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 以便删除; 4.本站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本站不参与录制、上传,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 请立即告知本站(hot90#qq.com(#=@))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。
辑妖局 » 绵雨洒进童年
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

百特门派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XXXX 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