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,我站在凉山湖山庄的门前。
我的面前,是一只叫客车的动物。它全身雪白,四肢以轮子的形状,蹲伏在地上。我知道这种白里的铁,冷,硬,不食人间烟火。它只管张着口,于无声处,叫着我,也叫着许多人的名字。它要把一个个叫着名字的人,吞进肚里,再送到各自应该回到的地方去。
有那么一刻,我真的不为这白色的呼唤所动。因为我注意到一棵杜鹃默默地立在山庄前,一点也没有要赶上来,给谁送行的样子。但是,就是这棵杜鹃,在我早晨起床的时候,它也早早地在那里了,也是这样默默地,派一枝红花攀着铁门,向里面张望。它好象也知道,今天是4月22日;好象也知道,住在这个庄里的人,今天都要回去了。我默默地走过去,看着这棵绿叶红花。我莫名地想起了小时候:一次,我用一把生锈的钝刀子削铅笔,铅笔没有削动,倒把我的手削出了一个很大的口子。
我知道,虽然我的心是肉长的,眼前的绿叶红花,也不是我记忆里那把削铅笔的生锈的刀子。但是,我还是有点怕受伤的样子,没有过分地接近它。
还是昨天吧。我就看见了,这棵杜鹃,就站在这里。我看着它,真的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相逢的喜悦,就有人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,不得不提前回去了。在这之前,我一直以为:杜鹃,也应该和那些平常的花儿一样,有色,也有香。也是那时,我好象也明白了,也许,杜鹃需要的,就是这种没有香的缺陷,需要的是在这种似火的热情上,泼一把冷,让大家都能保持本真,该来时来,该去时去,都不偏离自己的人生轨迹。
哦,这是怎样一种大智若愚的花,怎样一种用心良苦的红……
昨夜,是下了大雨的。现在,虽然雨停了,这棵杜鹃却没有一点经过风雨的样子。我想,昨夜,它是不是在大家没有注意的时候,也参加了那个篝火晚会,和大家疯在了一起;是不是也亲眼目睹了,那一坨坨干柴,挺身跃进火里,燃了自己的皮,再烧了自己的骨;是不是也被一个坐在地上吟诗的诗人所感动,因为他用自己的诗歌请出了自己的心爱——一个“坐在地板上写诗的女人”;是不是也曾佩服也曾心疼那几个对酒当歌的醉人,也想请他们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朋友为了文学,爱惜身体……
然后,这棵杜鹃,是不是也累了,也跟着大家进入哪间客房休息了。我这么一想,又要为这棵杜鹃捏一把汗了。希望杜鹃进入的那间房里,最好没有那些身宽体胖的人。否则,十有八九要遭受如雷的酣声的袭击,躲无处躲,也不好发作,真的是怎一个苦字了得……
如果是这样,这棵杜鹃,真的不知道,是选择在房里,还是去淋雨了……
我还没有想好应该怎样才算把这棵杜鹃安置好,那只叫客车的动物急得借谁的声音开始叫我了。
我不能这么轻易地就顺从了那个叫声。山庄里,还有许多人。我应该去和他们道个别。我知道,这返身一去,大家又是各自天涯了。
我返身走向山庄。
这时候,那棵杜鹃也在向我走来。
到了跟前。终于,我也看清楚了:从4月20日起,这棵杜鹃,受黄岩山上万亩杜鹃所托,一直跟在我们的身边,见证着一场网络文学的盛会。这棵杜鹃上的每一朵红,都显现着一个个早已熟悉或者正为我所熟悉的文字。他们是:汤素兰、水运宪、蔡测海、王跃文、向本贵、张健、张小牛、姚筱琼、余艳、些子、柴棚、五月、亦蓝、也晴、三弦、细叶、冰雪、混混、若木、边城、七色花、盛世芙蓉、右手、隆夫、蝈蝈、长空、夏花、股份、花明居士、龙标、刀客、白浪、山泉、阳光、焦玫、蛩梳申……
我忽然明白:只要这山还在,只要这花还开,岁岁年年,年年岁岁,我将同他们永远在一起。
那么,我还需要和谁说再见吗?我再次转过身,大步走向那只等急了的叫客车的可爱的动物……

不说再见插图


分享到:
1.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会员分享或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会员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; 2.本站支持正版,本资源版权归版权方所有,观看或阅读请到相应机构购买正版资源; 3.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 以便删除; 4.本站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本站不参与录制、上传,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 请立即告知本站(hot90#qq.com(#=@))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。
辑妖局 » 不说再见
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

百特门派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XXXX 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