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

他得了一瓶新奇的药,一只他连忙深深安进大衣口袋里,松脱的玩具般喀啦作响的小小塑料罐子。他不记得曾经跟谁央求过这样的东西—而这黄昏塌陷地太厉害,所有关于来处的记忆也都染上了微苦的粉尘。但无论如何这罕见的药已经确实为他所拥有,而即使还没有打开瓶盖,对于那些药丸的功效他也早就了然于胸。唯一能做的只有小心地把它藏在怀里吧。

紧急煞车和呕吐般的碰撞从左后方如针一般刺来。围观的人逐渐聚拢。他几乎以为那只是另一项控制实验的开头。

2.

没有人问他药的事。他的母亲打电话来抱怨腿上的疼痛;快递公司的女孩垂着眼收下他签了名的单据。悬挂在窗玻璃外的清洁工人机械式地滑行着,彷佛段落结尾处冷静跳动的游标。还没有人知道药的事吧,他想。

他在眼镜行旁边的巷子里找到了一具投币式的公用电话。打了洞的话筒上还残余着许多年来,曾经骚动在城市各处的几百种气味。他没有投入硬币或是拨号,只是以一瓶点滴的耐心侧耳聆听着。电话机制服般的草绿色外壳让他有天气即将转凉的预感。

3.

那人听出了他话里的蹊跷。那头戴花色毡帽的男子蹙着眉,暂时将汤匙捏在兀自弯曲的手指之间。那还穿着条纹棉质睡衣的躯体让他想起泡在汤里的法国面包。「在那之后,你还认得出迎面而来的自己吗?」那张忧愁的脸这么颤抖地试探。天花板角落的扩音器传来孩子寻找父母的广播。

他焦急地将旧相簿从铁柜里全翻出来。

4.

他开始习惯了压在胸前的那只小药罐,以及它偶尔发出的声响。大衣口袋里这隆起的瘤逐渐成为皮下的一团组织,不曾扩大,但也不会真正消失。还是没有人提起药的事—就像不再有人提起棉花糖或是弹珠一样。

邮差送来一迭新旧各异的信。信封上字迹的渲染和变形依旧让他感到震惊。他不自觉地将右手伸向左胸口,却又在几秒钟之后,轻轻放了下来。

药插图


分享到:
1.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会员分享或网络收集整理,仅供会员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; 2.本站支持正版,本资源版权归版权方所有,观看或阅读请到相应机构购买正版资源; 3.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 以便删除; 4.本站资源均来源于网络,本站不参与录制、上传,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 请立即告知本站(hot90#qq.com(#=@))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。
辑妖局 »
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

百特门派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

XXXX XXXX